返回

色中色最新地址登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700.org.cn
     色中色最新地址登陆 (第1/3页)
    

吕洋进家,见娘坐在堂屋门里面,高兴的跑过去叫声娘。

这在平时,娘早就出门迎接了,可今天娘两眼通红,像是刚流过眼泪,往日的高兴劲也不见了。

他慢慢蹲下身子,问娘发生了什么事。

小吕娘犹豫半天,说是妹妹生病住院了。

吕洋着急,立马站起来想到医院看看小吕,可天快黑了,被娘劝住了,“别急着去了,有个秀雅姐陪着了。”

“秀雅姐?哪来的秀雅姐?”这可从来没听说过,突然冒出来一个姐姐,吕洋感到好奇。

“别问了,我也不清楚,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那天多亏这个姐姐了,要没有她,估计我这命都没了。”小吕娘很激动,说着连眼泪都出来了。

第二天,吕洋赶到医院,跑了几个楼层才算找到了小吕病房。透过门上的玻璃窗,他看见一个姑娘正陪着小吕有说有笑。他猜想这就是昨晚娘提到的秀雅姐吧。

吕洋悄悄走到病床前,没顾上给妹妹打招呼,就先给秀雅鞠躬客气到,“姐,谢谢!”

秀雅连忙起身,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住了,小伙子身高足足1.8左右,浓眉大眼,外戴一副近视镜,略显文质彬彬的,其说话声音也特别甜。秀雅从没有过的感觉好像突然被揪了一下。她看看小吕,抿嘴笑了笑。

小吕瞅瞅秀雅,笑到,“姐,别紧张,这就是我给你们提起的哥哥——吕洋。”

这时的秀雅才反映过来,原来是小吕的哥哥,于是对吕洋说,“你们聊吧,我出去一下。”

看着秀雅的背影,吕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坐下来问小吕的病情。

小吕告诉吕洋,自己没有大碍,只是身体有点不舒服,住几天院就好了。还说,这次住院全靠秀雅姐了,到时候真得感谢这个姐姐了。

吕洋点头,说昨晚娘都告诉他了。

聊了一会,小吕让吕洋回家,毕竟明天还要上学,说着从枕头低下拿出一点钱来递给吕洋。

吕洋说什么也不要,只劝妹妹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回家。姊妹俩挣了半天,吕洋推拖不少,少拿了一点走了。

吕洋出门停住脚步,眼睛像CT机一样扫了一遍,见秀雅在另外一个长椅上坐着,便走过去又叫了一声“姐,谢谢!”说着又要鞠躬,被秀雅拦住了。

秀雅给吕洋摆摆手,吕洋三步一回头,不停地朝秀雅回头、招手。

秀雅回到病床前,又和小吕聊了起来。

“医生,你看我吃了那么多药,咋不管用呢?我都快愁死了。”秋月早早地到了县城医院。

“这事,不是着急的,关键是心情要好,好好算算时间,另外,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再长一点,说不定哪天就能怀上。这药还得坚持吃。”大夫语重心常地解释到。

“好嘞大夫,谢谢你,我走了。”

下楼时,秋月正好碰上吕洋。紧走几步追上去,“吕洋,你来这儿干啥?”

吕洋说妹妹在这儿住院,顺便过来看看。

“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忘了,在哪个病房?”

“303。”

“好,你走吧,我去看看。”秋月来到病房,隔着门向里瞧,一眼就瞅见秀雅正在给小吕倒水。秋月好奇,推门进去了。

小吕见秋月站在面前,就向她打了招呼。瞅着秋月盯着秀雅不放,小吕介绍,“嫂子,这是秀雅姐!”

“见过见过,不就是那天大闹……。”秋月说了半截话,感动不好意思,马上收住了。

秀雅脸红,瞅了瞅秋月的眼神,就觉得她不像个善良人。

小吕又向秀雅介绍,“这是李维的弟妹,一全哥的媳妇。”

“噢,嫂子好!”秀雅微笑点头,说着正要转身离开,被秋月一把拉住了。

“干啥呀,不是外人,看把你吓得!”秋月开起了玩笑。

秀雅也跟着笑了笑,把凳子向秋月身边挪了挪。

小吕问秋月,“怎么也到医院来了。”

秋月向周围看了看,摸着自个的小肚子不好意思到,“都怪这里不争气,到现在没动净。”

小吕到,“这事不是急的,要慢慢来。”

“这可够慢的,四五年了,还没动静。”闲聊了几句,秋月推开门走了。

秋月从县城医院到集镇上,那个脑袋瓜就没闲着,一直琢磨着秀雅为啥会在医院陪床……

刚到村口,见路边围了很多人,秀雅也凑了过去。

“人的命,天注定,快把那生时来报清……我看你是木命人,弟兄俩……”瞎子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怀里抱着一根打狗棍,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一看就知道是算命先生。

“哎呀,这先生算得真准,就是俩儿,一个也不多,这都是命啊。”

听着别人的议论声,秋月想,我这是啥命?这老是怀不上,是不是命里就该没有。

“先生,你能给我算一算吧?”秋月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哎,我还没算呢,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不行不行,先给我算算。”有人嚷嚷到。

又听了算命先生一阵子念叨。秋月想,还是把那瞎子领家里吧,万一算出个啥不好的,让别人听到了还怎么混。

“行了,秋月,看你等的时间不短了,你算吧。”

秋月笑了笑,连忙说了声谢谢,拿起打狗棍领着算命先生向家里走去。

秋月给先生倒了一杯水,报了自个的生辰八字,先生云里雾里唠叨了一番。秋月边听边问,还不时的点点头,看来这先生算命是说到了秋月的心坎里。

秋月送走算命先生,直接跑到了老太太家,进门见老太太在屋里坐着,哭丧着脸到,“娘,我这辈子就是没儿的命。”

老太太一听,骂到,“别胡说八道,啥就没儿的命,娘还指望着呢!”

“别指望了,我刚才算了一卦,那先生可灵了,说个八九不离十,说我命里本该有个男孩的,因为家里有灾星给冲散了。”说着,秋月哭了,一边哭一边又说,“我这命咋就这么苦啊!”

秋月知道老太太盼孙心切,听她这么一叨叨,老太太期盼的心像一下子凉了半截,两手拖腮望门外,久久不吱声。

秋月感觉刺激了老太太,马上停止抽泣,又安慰到,说是今天到了医院又做了检查,医生让她有点耐心,说不定哪天就能怀上,还说在医院碰见了那个秀雅,现正在医院给小吕陪床。

老太太胡思乱想了一通,总感觉这里面多少有点事,要不然红叶为啥来家这么急,为啥一全回来后没进她的家门。

家里有灾星?谁是灾星?李维身边到底有啥事藏着掖着,还瞒着我这个老太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700.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