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色老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700.org.cn
     色老哥 (第1/3页)
    

世间都知道中牵机毒者,虽不致死,却会使人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没有人知道牵机变从哪里来,它好像是突然间声名鹊起,堪比南蛮的无名之毒,无人知道谁是制毒者,更不会有人想到他出自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之手,十五年前年仅十二岁的沈千为了救黎木阳,把制作出的第一个牵机变换给了当时正与北狄谈停战协议的南山将军司莫怀,而后更是为了隐藏这个牵机变的出处,开始同一时间在北狄,南山和甚至南蛮各地散布,混淆视听,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它的存在,但也无从得知它究竟来自何处。

不过那一段时间之后,沈千再也没有做过牵机变,这种毒几近失传,即使有其他制毒高手模仿,也很难达到沈千的牵机变的精准度,不是置人于死地,就是使人废的不够彻底。

阿蔓总觉得这件事中还有什么隐情是她想不明白的,“身为南山将领,司莫怀如何会相信北狄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

穆青云摇摇头,“他相信的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而是我的公公,北狄镇南大将军黎靖南,沈千当时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制毒在冀州甚至北狄都小有名气,只不过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罢了,大家都只知道北狄有个毒公子。”

穆青云的话听起来更像是司莫怀借着停战的时机,早就有预谋的盯上了这个毒公子,为了一个五岁的孩子,值得他如此大费周章?或许他想要加害的根本不是风宸匪,而是另一个他更加忌惮的人,只不过这中间出了他无法预料的失误?

“那大公子是怎么落在司莫怀手中的?”

“当年同样十二岁的木阳年少气盛,北狄被南山压制,就连停战协议上都有很多不公平的条款,公公为了大局选择隐忍,木阳则自己偷偷的跑出去,自不量力的去行刺司莫怀。”

“年轻的大公子倒和现在的木头很像。”

“是啊,木阳也曾像木青一样热血,冲动,当年公公把他带回来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公公说当他看到浑身是血的木阳时,他差点与司莫怀撕破脸,是沈千拦住了他,说是救人要紧,后来也确实是沈千把木阳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城中的很多大夫都说是奇迹。沈千你也见过,他的右腿不能走路,也是因为木阳,可以说沈千对木阳有两次救命之恩。”

阿蔓又多知道了一些事,不过怎么感觉事情更难办了,本想着可以有一些威胁牵机妖的把柄,可是却发现他纯粹是日行一善?

“阿蔓姑娘,此事虽因木阳而起,只不过他并不知晓当年为了救他,竟然害了一个无辜的孩子,他对沈千的愧疚已经让他余生都不得安宁了,所以这件事情就算今天我知道了,我也会把它烂在心里,不过你放心,沈千那边我还有别的法子。”

阿蔓本就没想着用此事威胁黎木阳,她要做的一切都只是想“针对”那个牵机妖,她答应朔月的事她一定会做到,或许可以深挖一下他为什么装着不能走路这件事。

穆青云见阿蔓没有说话,就把黎礼叫到了跟前,“阿蔓姑娘,我可以把礼儿借给你。”

“啊?”阿蔓脑袋一时没转过来,

“你放心,我公公不在府中,不会有人追究的。”

“啊?”阿蔓看着笑的一脸天真无邪的黎礼,心里想你母亲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沈千和木阳大概是七八岁的时候认识的,公公常说礼儿长得和他爹小时候一模一样,你就用这张脸去威胁沈千,实在不行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也行。”

“啊?少夫人,敢问大公子是否还有别的女人?”

“你放心,礼儿绝对是我亲生的,所以你放心用。”

“哦,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阿蔓突然觉得这个不是很人道的法子或许可以一试。

“阿蔓姑娘不必觉得有负担,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木阳,毕竟这一切确实因他而起。不过这么多年沈千从没有提过牵机变解药的事情,或许它真的无解。”

“有希望总归要试一试的。”

十五天的禁闭,对于黎木青来说也算家常便饭了,从小到大,惹祸不断的他经常被父亲和大哥责罚,皮糙肉厚的他打骂固然是不管用了,他越想出去就越不让他出去,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朔月带着晚饭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黎木青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以前就算关他一个月,他也是精神抖擞的在里面骂天骂地的,怎么这次这么安静了?

“二公子,吃饭啦。”

黎木青没有反应,朔月又唤了一声,他还是没有反应,

“你要是再不出声,我可走啦,我真的走啦。”

朔月把食盒放在地上,准备走的时候,缩在墙角的人还是忍不住了,

“没良心的,给我站住。”

“好啦,是我不对,不应该让你背黑锅,快过来吃饭吧。”

朔月拿出一盘盘香喷喷的饭菜,都是她特意嘱咐厨房做的,都是黎木青爱吃的,

“背黑锅我不怕,你的黑锅我背千次万次都乐意,可是……”

可是你这么轻易地把我塞给别人,我心里不痛快。这些话黎木青还是没有说出来,跟一个故意装傻的人,说再多也是白费气力。

黎木青最终还是走上前来,坐在凳子上,开始大口的吃东西,怎么解恨怎么吃。

朔月觉得二公子还真是数年如一日,这脾气从小到大都没变过,认准的事,认准的人,就跟暗卫营里用来训练的野狼似的,一旦咬住猎物不死绝不松口。

“二公子,你相信我吗?”

黎木青嘴里塞满了食物,不过他还是点点头,

“那你就在这里乖乖呆着,这次的事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可以,不过我也是有条件的。”

“好,你说。”

“禁闭期间,一日三餐,都由你来送。”

“好。”

“每日还要另寻时间陪我,至少两次,每次半个时辰。”

“好。”

“以后再有什么事,要先跟我商量,不许再给我下套儿。”

“好。”

“无论还回不回不迷谷,无论在哪里,你以后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暗卫了。”

自打大公子决定让她跟着黎木青去不迷谷的那天起,朔月就知道这是她这辈子最后一个任务了。

“好。”

“你让我抱一下。”

一连五个好字,朔月没有拒绝,让黎木青有些得寸进尺,不过他才不管呢,快问快答,万一朔月习惯性的回答,他做好了随时扑过去的准备,就等她的嘴张圆了。

“不好。”

朔月反应这么快,黎木青觉得可惜又委屈,牺牲了名誉和自由,竟然连一个小小的拥抱都得不到。

黎木青满是幽怨的眼神,朔月真心受不住,她伸出一条胳膊,这是她的极限了。黎木青小人得志的扑过去,双手紧紧抱住那条伸向他的胳膊,头还顺势蹭了两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700.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