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利社区在线观看100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700.org.cn
     福利社区在线观看1000 (第1/3页)
    

    吉川百合选择了冷御觉!吉川百合竟然选择了冷御觉!

    洁丝心中一片混乱。

    看到他们亲昵在一起的模样,说她不窃喜是骗人的,但赛巴斯丁怎么办?当场见到那种情景,对男人来说,是最残酷的伤害!

    她脑子混乱地回到房间,心里想著,要怎么帮助他,才能让他从这个可怕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洁丝,开门,我有话跟你说。”才想著他,他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

    他是说伤心事来著?

    虽然昨晚两人又糊里糊涂地上床了,现在最好别见面,但想到他受到的侮辱……她叹了一口气,还是心软了。

    她一打开门,他立刻踏了进来,反手把门锁上,一脸凝肃。

    “我已经帮你向嫂子告假了,你可以好好听我说。”

    天哪!他失恋居然也成了她请假的理由……

    “那你帮我请了几天假?”

    他一脸奇怪地看著她。“我就帮你请半天,从现在起,到今天结束。”

    原来他的“失恋复原期”只要半天,真是幸好!可见这打击对他来说,还不算太大。她露出最温柔的笑容。

    “来,过来这边坐,有话慢慢说。”

    这个房间没有露台,她喜爱的长型藤椅就放在大窗台边,她像带小孩走路一样,牵著他去藤椅上坐下,细心地替他塞垫子在背后,并帮他脱下鞋,让他把脚放在脚凳上。

    “这样有没有比较舒服?”

    “很舒服。”他呻吟一声,她怎么忽然变得那么可人?“我……”

    她竖起食指,依然是很温柔的表情。“我先去泡茶,你觉得有安定情绪、让人乐观这些效用的花草茶怎么样?”

    谁需要安定情绪?谁又需要乐观?他如坠五里雾中。“呃……随便。”

    房里就有茶具组,她很快就泡了壶花草茶,端到藤椅前的小桌子,倒了一杯放在他面前,然后坐在他身边,把面纸盒放在他的右手旁。

    “你可以开始说了。”她按住他的手,眼神很诚恳。“但我必须说,我很遗憾。”

    他呆了一下,茫然地看著她布置的一切。“这不是我预期的反应。”

    “没关系,那你先说好了,等你说完,我应该会有更符合期待的反应。”她把茶杯塞进他手里。“先喝一口,镇定情绪。”

    这是在打什么哑谜?他决定不再拖延。“洁丝,我爱你。”

    “我懂,失恋很痛苦,我跟你感同身受,我有同样惨痛的经验——”

    他冷静地打断她。“洁丝,我说,我爱你。”

    “那家伙也让我当众下不了台,但只要你明白,对方不过是在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就会释然一些——”

    “洁丝,我是在跟你说,我爱你钦!”

    “虽然对方的幸福不能由我来给……咦?你刚刚说了什么?”

    她有没有听错?赛巴斯丁说……

    “我爱你。”

    她像颗跳豆般弹起来。“你爱我?”她开始踱步。“你说你爱我?”

    这是女人太兴奋的表现之一吗?好像不是。

    “你、你……”洁丝站住,瞪他。“我不知道你这么卑鄙,你居然赶在这个时候说爱我?”

    没错,她是在生气。

    “这个时候说,为什么算‘卑鄙’?”

    “因为你……”她瞪著他,握紧双拳,恨恨地对空捶了又捶。

    他立刻把手上的花草茶递过去。一来,安定一下情绪。

    她接过手,一口气全喝光,然后又倒了一杯烫呼呼的,他接过去吹凉。

    “因为你刚刚发现,你输给冷御觉,吉川百合选择的依归不是你,而是你的死对头,你感到丢脸,你不想被嘲笑,所以你必须赶紧找个救生圈,让你看起来不至于那么难堪。”

    她的想象力真丰富。

    “不是这样,我是真的爱你。如果我仅仅是因为‘输给冷御觉’而想扳回一城,在刚刚那种情况下,我会丢白手套,要求决斗。你知道,我的枪法很好。”他的眼神坚定,口气不容怀疑。

    “那为什么……”她开始慌乱了。

    他把茶递上去。“因为我发现你是很可爱的女人,我早就爱上你了。”

    她把茶喝光,梢嫌平静地放下杯子,沉默了好一会儿。“你出去吧。”

    赛巴斯丁一愣。“我们还没谈完,我不能出去。”

    “不,我们谈完了。”她平静得就像一座休眠火山。

    他站起身,走到她身边,想伸手环抱她,洁丝却突然大叫起来;

    “不,你根本不爱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她挣开他。

    火山爆发了!

    这是她第一次表露如此强烈的情绪,就他记忆所及,她从没对他发过脾气,也不曾如此激烈地反驳他。为了不让她伤到自己,他没有向前逼近。

    “你一直都把我当作备胎、把我当作避风港,你在哪个女人身边闷了、无聊了,就会到我身边来。”

    “我没有……”

    “你没有吗?”她瞪著他。“这么多年来,你可以否认你离开各色佳丽后,不是当晚就回到我身边,寻求我的慰藉吗?”

    妈的,他不能!因为他的确如此。老天,他多想狠狠踢自己一脚!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无心却有力地去伤害洁丝的自尊,她是吞掉了多少傲气,才能张开手臂欢迎他?

    “听我说,我最近才想通,我之所以离开她们,是因为她们都不是你。”

    “很新鲜的说法。”她自嘲地笑了笑。“你对百合最后的选择表现得如此宽容,也是这个缘故吗?因为她不是我?”

    “对。”受了这么多委屈,她绝对有攻讦他的权利。

    “所以,你说你爱我,是因为我无可取代?”她有了泪意。为什么听到了这辈子最想听的话,心里却是如此难过?“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敢说,绝对不会是太久以前。”

    “事实上,是昨天晚上,我看著你的睡颜,突然想通了很多事。”

    “你不可能在几天前还跟百合黏黏蜜蜜,几天后就忽然发现你爱我。”

    他苦笑了一下。“前阵子我之所以去找她,是想弄清楚我对她的感觉。毕竟我曾经在大家面前大放厥词,说她是我的真命天女,当感觉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我傻得不知要及时回头,只是固执地想找出我跟她的共通点。”

    “那你找到了吗?”她轻声问,因为不信任他的告白,心扉还颤抖著。

    “没有。”他慢慢靠近她一步。“我怎么样也找不到。我跟她无话可说,每次看她插花,我就想睡觉;喝她泡的奇怪绿水,就担心拉肚子。但即使这样,我还是想找出我跟她相属的证明,其实只是为了我的面子。”他深吸一口气。“我……不想让人笑话我,尤其是你。”

    她怀疑地皱著眉问:“你是在承认你很驴?”

    他点头,神情尴尬又忸怩。“明明知道行不通,我还拼命想证明。”

    他伸出大掌,想抚触她的脸颊,她却退开去,他黯然地放下手.

    “但也因为一直跟她在一起,我渐渐发现你的好,才知道,你就是跟我最契合的女人。”

    “契合?那是因为我处处配合你、我让你需要我、我满足你的需要,我把自己当作脚踏垫一样,送到你面前,还请你随便踏,没关系!”她愤怒地喊。“久而久之,你根本没感觉到脚下有块踏垫在撑著你。”

    “不要把自己说得那么不堪。”他凝视著她,既心疼又坦承不讳。“我承认我忽略了你,我一直在享受你对我的好,还把它视为理所当然。”

    “请问麻木不仁的你,是怎么发现你对我的忽略?”她讥诮地问。

    她还是不相信他。

    “太多原因了。冷御觉、克里斯都曾经试著点醒我,但我依然无感无觉,直到你收回你对我的好,把对我的贴心转移到别人身上,我才知道我错失了什么。”

    她盘起双臂,继续攻击他。“所以你不爱我,你只想拿回专属权利。”

    “不,我唯一要的,是要你爱我。”他知道自己必须跟她积累已久的怨气对抗,承认他所有的错,得到她的信任,才可能挽回她的心。“听我说,洁丝,现在,听我说就好。”

    她瞪著他,在他的眼神哀求下,坐到藤椅上。“要说什么就说吧。”

    “不知道为什么,一碰到你,我的脑袋就不灵光了。昨晚我仔细回想,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固执地把你定位在‘妹妹’,为此我做了很多傻事。”

    “说说看,我都快要忘记你对我做过些什么了。”她踢开室内鞋,把脚放到脚凳上。

    “太多了,我受到你的吸引,却用你是‘妹妹’来设限,让自己进退维谷。我自以为是地保护你,不被别的男人拐,其实只想独占你。

    记得我在哈佛念书的日子吗?我讨厌所有的男同学,因为他们故意算准你来看我的时间,涌到公寓来。

    我更讨厌冷御觉!他是最聪明的一个,早就知道我的心思,仗著他了解我比我了解自己更多,故意对你好,把我气得火冒三丈。”

    洁丝忽然问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她耳中听到的告白,就是他讲的话吗?会不会太甜了一点?这是梦吗?她有些飘飘然,又硬要自己稳住。

    “我的醋劲很大,却又死不承认。记得你穿比基尼泳装那一次吗?你是我看过最性感的比基尼女孩,我当场就血脉贲张。”

    她缩起脚,眼神熠熠地看著他,嘴角有丝顽皮。“我记得的是,你当场就暴跳如雷,那次惨痛的经验,我永远记得。”

    他闭了闭眼睛。“我对你生气完全是迁怒。我气的是其他男人也几乎把你看光了,我不能容许这一点!但当时我不承认,我把错都推到你身上。”

    她忽然邪邪一笑。“那件比基尼小裤,我还收著。”

    他露出痛苦的表情,脑中全是她诱人的模样.“我也收著那件上衣。”

    “不可能!”她惊呼。“你当时恨不得烧了它。”

    “我藏起来了,你想找也找不到。”他补充一句。“那是私人珍藏,我的极致性幻想。”

    可恶,一说到SEX,她根本讲不赢他,她恨恨地靠回背垫。

    “同样的事情不断上演,我愈来愈讨厌冷御觉,他也愈过分,故意对你更好,让我恨得牙痒痒。或许他想点开我的迷思,但我只是更恨他而已。”

    她点头同意。真的,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嘛!“你一看到我跟他说话就气得蹦蹦跳,拼命说他的坏话,还千方百计想问出我跟他外出的细节。”

    “我担心你会爱上他。”他坦承。“但其实我该担心的并不是这个。”

    “你还真有自信!”她脸一红。他以为他稳稳掌握著她的心吗?

    “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这么笨,但我只能说,我的思绪一碰到你就卡住了,我只会不断地发脾气,却没有想到让我不快的原因,是因为我太爱你。”他走过来,靠近她,再次伸出大掌。“我爱你。洁丝,我爱你。”

    这一次,她并没有把他推开。

    “你知道吗?我们曾经有过太多机会在一起。”她惋惜似的轻叹。

    一抹希望之光从他眸底升起。“我们还有更多机会。”

    她宛若未闻地说下去:“但我们同时也错过太多了。十几年的时间,我们都在消耗彼此的感情与时间。”

    “但这绝对不会影响我们未来的发展。”他急于说服她。

    “以前我从不在乎你出去交新的女朋友,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我只要安静等待就好。”她清清如水地看著他,眼底不留眷恋。“但是,吉川百合的出现,让我不再那么有自信,也不再相信你会倦鸟归巢了。”

    他吻了吻她的掌心。“我已经归巢了,永远都属于你,不会再变了。”

    她无力地笑了笑。“我不相信你。很特别又很有风味的吉川百合不是立刻就吸引了你的目光?如果又来个俄罗斯娃娃呢?印度娃娃?你是不是要一次一次从我身边离开,兴高采烈地宣布,你又找到一见倾心的真命天女?”

    “我不会。”他紧紧握住她的手,像握住通往幸福的车票。

    “或者你现在信誓旦旦地说爱我,突然有一天才告诉我,你弄错了,其实你只是把我当老妈子看待.”她哀怨地说道。

    “不可能!”他愤怒地抗议。“我确定,我爱的就是你,我爱了你太久,只是蠢得一直没发现而已。”

    她的食指点在他的唇上。“赛巴斯丁,你很清楚我爱你,但我不会再轻易地相信你了。”

    他很心痛,但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建立信任不是一两天的事,但我可以用时间证明。”

    “好,用时间证明。”她开出条件。“在我相信你之前,我不会再告诉你我爱你,但你必须给我孩子。如果没有你的孩子,我的生命不会完整。但我恐怕没办法等到你重新赢得我信任的那一天,我也不想当高龄产妇,所以,孩子必须先给我。”

    “那你要答应我,先嫁给我。”他单膝点地,向她求婚。

    “不,我不嫁给你。我只要孩子,其他的一切,你必须靠自己努力。我可以帮助你任何事,唯独不能帮你取得我的信任。”她低语道。“你不能逼我背叛自己。”

    他切切地凝视著她。

    他懂了!多年来,他都像个甩手大老爷,享受她的爱恋带来的种种便利。他花在任何早已忘了名字的女人身上的精神,都比给她的疼宠多更多。

    她有权要求他从此专情于她、独宠著她,用行动证明他做得到。

    “这很公平。”他会用所有的生命来爱她。“但我要到什么时候,才知道我已经赢得你的信任了呢?”

    她知道,他明白她的用意了。

    洁丝微微一笑,很高兴他如此平静地接受,而不是像以前一样,跳起来跟她吵架,不断地闹她、气她、质问她。

    “等你得到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那是一个美丽的星期天早晨。

    一切就如从前,长型藤椅摆在露台上,不同的是,为了避免孩子与母亲著凉,露台加盖了透明遮罩,暖气可以引到露台,让喜爱看日出的洁丝可以不受寒冻地坐在这里喝茶。

    身后的落地窗被推开,刚睡醒的男人裸著上半身,边伸懒腰边走出来。

    “早安。”他弯下腰,在她唇上吻了吻。“你跟宝宝这么早就起床?”

    “他刚刚在哭,我怕吵到你,就把他带出来了。”她眼角带笑。

    他看了看摇篮里的小男娃,浮起温柔的笑容。“现在他睡得正香。”

    柏迪是他们第一个爱情结晶,诞生在六个月前。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来得比预想中更快,算算时间,差不多是在前年耶诞派对怀上的。

    在洁丝怀孕期间,不管他到哪里,还是受到广大女性的欢迎。

    但他铁了心要跟“花心”形象决裂,他的目光除了她以外,不曾投注在别的女人身上,也谢绝她以外的女人碰触他的身体,连不小心碰到都不行。

    为了杜绝烂桃花,他甚至接受嫂子的建议,不嫌麻烦地戴起平光眼镜,遮桃花。

    这一切努力,都落在洁丝的眼底。她不能说自己不满意,尤其他又把她捧在掌心里呵疼,事事都顺她的意。

    “嘘,别吵醒他。”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你要不要喝茶?”

    “嗯。”他在她身边坐下,接过她手里的茶杯,就著她的唇印喝一口。

    突然间,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右肩感受到重量,他就近闻到柑橘清香与他的体息相融的气味,依依地赖在他身边,柔软轻快的小曲就哼在他的耳畔。

    洁丝靠在他的肩上。人生第一次,她倚著他,靠在他的肩膀上哼歌。

    她认定他可以倚靠,她开始信任他了。

    他欣喜若狂,却不敢高兴得太嚣张,怕她太快收回得来不易的大礼。

    原本,他晨起到处找她,是想将她闹回床上。他有太多理由可以要求她配合晨间欢爱,比如:孩子是她坚持一定要生的,家庭成员要愈多愈好。还有,隔六个月了,可以开始准备给柏迪添一个可爱的小弟弟或小妹妹.

    而最最致命的,是他想要她想得发狂。

    但,这份信任得来不易,他只想好好珍惜,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等。

    偏著头,他也靠著她。

    终于盼到了两人依偎著看日出的一天了。满溢在心中的幸福,尽在不言

    【全书完】

    编注:请继续锁定《豪门猎妻游戏系列》喔!

www。xiaoshuotxt.Net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700.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